分身術

近年來
拍攝MV的預算越來越少了
雖然MV很重要 可是還是很少
因為基本回收已經很少
製作音樂的預算也是
可是啊 沒有錢能不能拍呢?
我說能
請相信 對於影音的製作 這是一個無所不能的時代
只要肯學 敢作 願捱 就可以了

黃威爾
去年 11月 我買了一部iPhone5
關於我和手機的故事可以看
http://www.willogy.net/2011/10/blog-post_17.html

買的時候就想 不如用手機拍個東西吧
不想在籌備和規劃上 過於疲勞
就將所有的話面 設計 調色
都以最簡單的方式呈現
這樣好像太單調了
在我自學的影片剪接方式中
我只會簡單的

分身術
<忑>的MV 就這樣子
在單調中有了一些有趣的東西


憂愁 dayDream Feat 黃威爾

不久之後 在我接下來自己的或者也有分參與的歌曲當中
也頻頻出現了 分身術 的剪接手法
都是出自不同的導演的剪接
不知道算不算是一種潮流?
還是其實 分身術 是比較容易玩的 剪接手法

<憂愁>的是 充滿色彩的構圖
是dayDream的經紀人Don親自掌鏡和剪接
後來我才發現 他是很有美術/藝術細胞的一個人


我忘了 黃威爾
我以為<我忘了>請朋友Ethan拍 就應該不會再出現 分身術 了
沒想到他說 其實 分身術 很好玩啊!
就有在分多一次身 雖然不是分很多
可是我還是分了身


學會哭 王明麗
2013年 來到最後一季了
製作了一張女生的EP
首播主打<學會哭>的MV
也用了分身術的效果
呈現了 自言自語 的感覺

可能這 分身術 是很普遍的手法
可是在我今年的音樂作品當中
一直出現讓我覺得很奇妙

是不是在隱隱的暗示著我
這一年 是一個很忙碌
分身乏術的2013?

不求人

上一篇部落格快要是一年前的事 

將威爾邏輯編成音樂 
《威爾邏輯:第一章》
幾乎用盡了全力 
累嗎? 很累。


我好像瘋了一樣
從創作到製作到發行到拍MV都自己來
我比較有才華嗎?
我比較有能力嗎?
其實不是的 
只不過
為自己想要做的事情負責 好像是理所當然

雖然 後來的效果可能不盡然是完美的

會這樣開始做其實有原因的:

  1. 我很討厭別人給虛無飄渺的建議而到最後執行的只是我
  2. 我很討厭機制和體系 
  3. 我很討厭其他人打亂我的節奏
  4. 我喜歡自得其樂  
  5. 我知道我在做什麼
  6. 如果 音樂沒有絕對的好或不好 沒有衡量的尺的話 做就是了
  7. 爛的 臭的 都是我自己的
  8. 如果讓別人做的效果 是一樣的 不如自己做吧
所以 
最後 落得孤芳自賞的下場
也不能怪誰

我好像也變成那些我討厭的了

快樂嗎?我竟然答不出來了
有一部分是很不快樂的 
另一部分是非常快樂的 

我從駐唱到寫歌到製作到發行自己的專輯 
如果是打GAME破關的話
我在想我是不是快要到最後關頭了呢?
這讓我不太快樂

我感覺自己像是一直轉動的引擎
不曾停下 

一直都是 我!我!我!我!

最後 喜歡或者討厭 都讓他人決定吧 
最後 船過水無痕的話 
一定是我輕功水上飄的功夫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

最後 最後 最後 雖說是我孤身作戰 
身邊還是有朋友的相助
讓我感激不盡 

Abby、 Ethan、Peter、dayDream、lobby restaurant & bar、voyage travelers cafe、chai diam ma、媒體、華納....  

我還會不會再做《威爾邏輯:第二章》呢?
沒有意圖的繼續延伸會去到哪裡呢? 
我•還道 

這首(那首?)聖誕歌

那是1944年的創作
寫歌的人名字叫 Mel Tormé (aka The Velvet Fog)還有Bob Wells
在創作這首歌的時候是夏天
因為炎熱所以想藉歌想像涼爽的感覺
創作人說
用了40分鐘完成整首創作

Nat King Cole在1946在紐約第一次灌錄這一首歌
可是沒有出版
(直至很就以後的一個精選輯才聽到這一個版本)
同年又錄了一次才出版
1953年再一次
1961年再一次
都是以不同的編曲呈現

創作者Mel Tormé (aka The Velvet Fog)也曾分別在1954年1961年1966年1992年灌錄這一首歌

而Nat King Cole 在1946年的版本
也在1974年被列入Grammy Hall of Fame

這些都是將近半個世紀以前的事情
(資料來源 http://en.wikipedia.org/wiki/The_Christmas_Song)



我是在2000年左右才接觸到這首歌
因為在餐廳演出一到聖誕佳節時期
就會要演唱聖誕歌
這首(那首?)聖誕歌是其中一首我很喜歡的
可能因為名字叫做"The Christmas Song"
聽起來簡單直接不囉嗦很瀟灑
可是明明就是浪漫的感覺
(Nat King Cole的版本還真的很風流倜儻, 請看影片)

而且這首歌的和弦
彈了之後讓我產生"覺得自己可以是爵士樂手"的錯覺
沾沾自喜的玩著這首歌

很多聖誕歌都有帶有一點這樣的感覺
可以讓我假假自己好像很厲害的爵士樂手
就很爽了

我總是喜歡在不同的音樂類別中沾一點邊
不知道是優點還是缺點?

其實都不要緊

Follow The Heart, Will Just Find A Way

如果妳有70歲

假設人的一生有70 歲
沒有奪命的意外或病痛
感覺上似乎是很長的人生
換算成數字時
那是一個兩萬五千多天的人生
是長還是短呢?

我覺得是短的

<愛你一萬年>感覺好像就是只到永遠了
可是人的一生也只不過兩萬多天
失落感是差距一萬倍的

跟一個人在一起十年是三千多天的歲月
一兩三年也差不多一千天
有什麼樣的衝突或不滿
好像也無須放在心上
耿耿於懷的話
看看自己的人生天數
所剩無幾
不值得

如果無聊無聊過每一天
每天拍下自己的一張照片
剪接成影片
一秒有三十張
14.2分鐘就可以看完一生
還不足一部電影的長度呢

每天追求的金錢聲譽名望成就
都是一閃而過的微不足道
富翁又怎樣?
名人又怎樣?

70 years
這樣看來
我們都應該對自己好一點

人生真的很短
僅有的日子要種下美好的回憶
那怕是一萬多天的人生
也不算白活

STRUGGLE OF MUSIC

photo (5)


已經有多久了?
馬來西亞的歌手/藝人是一定要去海外發展才會被馬來西亞的大眾所認同
近年來已經漸漸不是這個狀況了
縱然馬來西亞的中文音樂/戲劇還是一直在娛樂市場食物鏈的最底層
也就是只有我們買別人的而沒有別人買我們的

音樂無分國界說得好聽得很
可是一聽之下每一首作品背後還是一定有著自己成長的文化背景
這是抹滅不了的根深柢固

跟同業者討論著未來
簡化3個小時的對談:
-再無大賣之音樂作品
-音樂成為影視的附加產品
-主要平台是網絡
-音樂工作者會成為音樂製造服務銷售員
-隨著市場縮小音樂製作/企劃預算也將狠狠的縮小
-娛樂事業的倖存者將會是能者多勞型

以上對談在多年前都已經是老生常談
重新被提醒之後
我自己將會面對很多新的事務

曲未終人已散
音樂本身僅僅只提供聽覺上的感官享受
(如果對你來說還是好聽的)
人總是要更多更清晰更立體的感覺
音樂本身不會變成畫面
(除非你肯想像)
觀眾不覺得這是值得付費的享受
所以就不付費

對於音樂環境
我已無多好評論

接下來會怎樣?都好
還是要繼續做的

如果還有人喜歡就已經很好

在音樂的世界以外
是無限大的地方啊
我不確定我能勝任

我只懂得娛樂自己
順便娛樂你...

因為我不相信妳會了解

我是兄弟姊妹中的老么
兄弟姊妹一共5人
3個姊姊一個哥哥
兄弟姊妹才4個字
我排第5
以前我會懷疑自己在這關係中
是不是多出來了

小時候的我
有一點悲情

Untitled

那時
我常覺得別人不了解我
小孩子不會表達自己
所以不被了解也不能怨誰
很長的一段時間

學習表達自己
學習了解別人

後來反之
學習讓別人表達
學習被別人了解

我想要被關注
所以我的情感
是有嚴重的依賴
好像吸血水蛭的依賴

不過後來我還是好好的
沒有被消滅掉

我開始另外一種方式
自給自足
不想再依賴
意識裡有種類似成長的東西
一直延伸一直延伸
像活躍的火光劃出的弧線
以跳舞的姿態往四面八方探索
那只是屬於自己的一個延伸
沒有別人
因為不需要

最後形成了一個格局
是間凌亂的房間
是篇潦草的文章
只有我知道釘書機在哪裡
只有我知道字裡行間的隱喻

所以我不相信妳會了解

晚上八點三十分

小時候會在這個時間
看新加坡電視的綜藝節目
每天都不一樣的節目
然後看連續劇
然後睡覺
一直到十八歲

後來的這個時間
幾乎是我準備好要唱歌的時間
一個星期會有三到四天
有時候聲音都啞了
有時候咳嗽傷風
然後喝茶聊天
一直到二十八歲

後來的幾年
一個星期會有一到兩天
到電影院看電影
這個時間
先到商場一起吃個晚餐
然後看電影
然後各自回家
一直到現在
我還沒有三十八歲

有去上過一兩次瑜珈課
有去打過一次籃球
大多數時間在家
跟家人一起

從小到大
這個時間發生的事
應該都是我一整天最期待的事

跟家人跟電視跟音樂
跟朋友跟自己跟妻子